• <em id="9hmm9"><strike id="9hmm9"><u id="9hmm9"></u></strike></em>
    <nav id="9hmm9"><center id="9hmm9"></center></nav>
    <li id="9hmm9"><object id="9hmm9"></object></li>
    1. <li id="9hmm9"><object id="9hmm9"></object></li>
      <em id="9hmm9"></em>

    2. 您的位置 : 瓜果迷文學 > 官場 > 官路迢迢

      更新時間:2021-09-23 10:26:40

      官路迢迢

      官路迢迢 西樓月 著

      連載中 張一凡柳紅董小凡 明星同人小說 百合小說 異世小說 純愛小說

      有很多書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《官路迢迢》的小說,這本小說是作者西樓月寫的一本官場小說,大家可以在本站在線閱讀全本小說,下面是精彩內容:張一凡、柳紅、董小凡,這本改編自《官道天驕》的作品,主要講述了:每個人的一生都會經歷這樣或者那樣的坎坷,而寫不盡的當屬官場風流。作為天之驕子張一凡,他放棄了顯赫的家世地位,隱姓埋名,獨自一個人來到一葉小鎮,一點點的做起,終于在他的努力和天賦的共同作用下,成了歷史上最年輕的鎮長。

      精彩章節試讀:

      據說從通城縣區到柳水鎮只有一箭之遙,也不知道是哪個王八蛋說的,還是史書上記載有誤,張一凡整整坐了六十公里,才到達這個小鎮。

      柳水鎮與不是太發達的縣城相比,可謂是天壤之別,如果不是親眼所見,張一凡絕對不會相信,通城縣竟然還有這么貧困的地方。

      自從三天前接到通知,張一凡早早準備了行裝,一路西行,趕赴這個傳說中的不毛之地上任??h委縣政府給他的任命是——柳水鎮鎮長一職。

      年僅二十五歲的鎮長,在整個通城縣,乃至東臨地區,絕對是獨樹一幟,絕無僅有。

      東臨地區不過是南方一個不怎么起眼的內地小區,通城縣又是東臨地區中相對落后的縣城。柳水鎮就不用說了,絕對是垃圾中的垃圾,經濟極度落后。

      據說那里的人民,幾乎靠打劫為生,社會治安很混亂,人民生活一塌糊涂。唯一一條賴以生存的柳水河,也因為政府修建張家大壩,供給城市用水工程,給鬧得幾近干涸。

      但自九十年代改革開放之后,整個東臨市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,通城縣也在發生日新月益的成長,而柳水鎮一直因為交通閉塞,地處偏僻,已經與整個時代格格不入。

      為此,縣委和縣政府領導召開了聯合會議,決定調派一名年輕得力的干部下去扶貧。上了年紀的人思想過于保守,很不適合整個時代大刀闊斧的整改,以及超前敏銳的創新。

      誰都沒有想到,這次任務落到了張一凡的頭上,張一凡一路苦笑,也不知道這是幸運還是倒霉的事。

      當初撇開家族的關系,極力主張靠自己的雙手打拼出一片天地,沒想到淪落到一個偏遠小鎮,當一個也不知十幾品的芝麻小官。

      按這個進度,自己要何年馬月才能達到預定的期望?

      郁悶歸郁悶,事到如今,他也不好再向家族發出求救信號,助自己脫離苦海。唯今之計,只有硬著頭皮拼了。哪怕是鐵壁銅墻,也在給它撞出個洞來。

      在此之前,張一凡還是仔細看過了柳水鎮方面的資料。

      總體歸納三個字,臟,亂,差!

      臟是環境衛生臟,到處垃圾成堆,車子一過,塵土飛揚。

      亂是社會治安亂,敲竹杠的,攔路打劫的,下絆子的,偷雞摸狗,沒一個好東西。

      差是人民生活水平差,意識落后,思想迂腐,不思進取。

      這些都是熟悉那里的一些官員對柳水鎮的評價,張一凡想了想,要改變一個地方,首先還得要了解這個地方,因此他決定暫時不到鎮里報到,微服私訪一個星期。把這里的人,這里的事摸透了再說,否則以鎮長的身份,總有些事情看不透切,而別人也不會對他說真話。

      有了這個打算,張一凡下了車,容入了稀稀拉拉的人流中。

      這個興于二十年代的小鎮,柳水河穿場而過,看著柳水河兩旁低矮河床以及快要干枯河水,張一凡不由一聲嘆息。

      寬不足三四米的泥濘公路,破破爛爛地延伸向遠方,偶爾一輛車子經過,揚起一路灰塵,柳水鎮便籠罩在煙霧之中。

      這是一條曾經通往東臨市的交通要道,只是時過境遷,通往省城的路早已改道,從通城南面直達東臨。再也沒有人愿意繞過柳水鎮,走盤山公路進入東臨市境內。

      時值中午,路邊稀稀拉拉的十來家店鋪,屈指可數。一位穿著花格子衣服的婦女正在河邊洗尿片,張一凡順著臺階下去洗了洗手,“這位大姐!請問一個鎮政府在哪個位置?”

      待對方側過頭,張一凡才發現,這是一位很年輕的***,準確地說,是一位剛生過孩子的母親,年齡不過二十五六歲。

      ***的面容嬌好,雖然沒有脂粉,看上去還算清秀,只是一身的打扮,透著一股鄉土氣息。

      對方的這個年齡,自己叫人家大姐,是不是唐突了些?張一凡正有些后悔,***停下手中的活,微微一笑,露出幾顆雪白的牙齒??吹綇堃环埠?,先是有些震驚,“你是城里人吧?鎮政府就在那邊?!?/p>

      張一凡點點頭,“我第一次來柳水鎮?!?/p>

      “城里人跟鎮里那些土包子就是不一樣,斯斯文文的?!?**擦了把手,看張一凡相貌堂堂,一表人才,說起話來也就親切自然。

      “你叫我大姐只怕是錯了,我才二十四歲,雖然剛生了孩子,看上去有些老?!?**說完,又是一陣嬌笑。

      果然被自己料中了,剛才被對方一身老土的裝扮給蒙蔽,誤以為是位三十來歲的婦女,沒想到對方是位如此年輕的媽媽,鄉鎮的人結婚早,這種現象很普遍,張一凡只得尷尬地笑笑。

      他原來沒打算馬上去鎮里,等潛伏幾天,了解些情況之后再到鎮政府正式上任,于是就與眼前這位***拉開了話題。

      “我叫柳紅,柳水鎮的人大都姓柳……”

      與柳紅的談話中,張一凡大致了解到了一些情況。整個柳水鎮不足一萬人口,鎮上就只有三千不到,自從改革開放之后,很多年輕人都去沿海一帶打工,鎮里留下的大都是老弱殘民和一些婦女。

      張一凡指著這條柳水河道:“我以前聽說這條河很有名的,怎么就干涸了呢?”看著腳下不足半米深的水,張一凡有些疑惑。

      柳紅洗完了尿布,又用力搓起了幾件衣服。

      “還不是上頭修張家大壩給鬧的?!绷t說的是柳水源頭正在興建的張家大壩。張家大壩是縣里新策劃的一個旅游景點,兩年前開始興建,目前還沒有完工。

      張家大壩一建,柳水河下流就沒了昔日的繁榮,一路走來,張一凡看到了很多因為無水灌溉而荒廢的農田。

      看來這個張家大壩工程,是縣委縣政府的一道敗筆,只是自己人微言輕,雖然當過一年的縣長秘書,還是左右不了縣委的決議。

      兩人正說著,公路邊傳來一陣吵鬧,“怎么,撞人了還想跑?今天不把事情弄清楚,別想離開柳水鎮?!?/p>

      “我沒撞他,是他跑到路中間,我一剎車他就倒了。不關我的事!”

      “媽的,人都被撞成這樣了,還這么哆嗦,打死你這***?!?/p>

      “喂!你們想干嘛,打人!還講不講道理?”

      “哎喲——”

      ……

      街面上吵吵鬧鬧的,一個近六十多歲的老人跌坐在地上,看他使勁地搓揉著膝蓋,好象很痛苦的樣子。

      旁邊停著一輛八成新的廣州本田,七八個年輕人,圍著一個微胖的中年人,有群毆的架勢。中年人被踹了一腳,極力與人辯解,無奈這幾個年輕人義憤填膺,一付打抱不平的樣子。

      被撞倒的老人,唉喲唉喲地叫個不停,圍觀的人不少,卻沒有一個上去扶他。張一凡從臺階上來,有便去摻扶老人的意思。

      柳紅從后面拉了他一下,壓低聲音道:“別過去,他們這是演戲。這個開車的恐怕又要被敲杠子了?!?/p>

      “敲杠子?”張一凡的心頓時冷了半截。本來看到幾個見義勇為的年輕人,心中頗具好感。對這個被撞了的老人,也挺憐憫的。柳水鎮雖然窮,至少民風純樸,至少不象大都市中那樣,見到這樣的事情,大都冷漠淡然,無動于衷,以至讓肇事者逃之夭夭,逍遙法外。

      “他們這是在攔路打劫?”張一凡有些不確定地問了句。

      柳紅似乎很怕這些人,“小聲點,這些人都是鎮里的二流子,這個老漢就是他們顧用的托。你一個外地人,還是不要管這閑事,小心惹禍上身?!?/p>

      由于張一凡是那種看上去比較親和的人,又斯斯文文,柳紅對他頗具好感?!版傉驮谀敲?,你還是快去辦你的事吧!“柳紅指了指南邊,提著洗好的衣服離開了。

      聽了柳紅的話,張一凡還是覺得自己不宜出面,也就在旁邊遠遠看著事態的變化。

      大街上爭吵了這么久,派出所就在前面,民警遲遲未到。最后開車的中年人,不得不以二千塊錢私了了事。

      本田車一走,老頭也不叫痛了,就自己爬了起來。

      看著這些人得意地拿著錢,走進一家館子,張一凡看在眼里,暗暗地記下了這些人的面孔。

      柳水鎮實在太小,半個多小時,他就逛遍了整個鎮區。最繁華的地方,也就是剛才這條街道。

      林林總總的店鋪,除了那些關門的外,絕對不超過三十家。很快他就發現了一個令自己頭痛的問題,整個鎮上,怎么沒有旅店?

      既然是微服私訪一個星期,鎮政府自然不能去,只是這些天,該在哪里落腳?

      天漸漸黑了,張一凡走進一條小巷里。

      在小巷里,他又發現一個哭笑不得的問題,鎮上所有的廁所,都是朝路邊搭建,沒有門簾,也沒有任何遮擋物,一個木制的架子做成的坐便器,架在糞缸上。

      剛才閑逛的時候,看到不少男女老少,大咧咧地將褲子一脫,便坐在木架上,一邊大便一邊與人聊天,就連那些年輕的女孩子也不例外。

      張一凡郁悶了,以前在縣城,何時見到這種壯觀的場面?一個姑娘家就這么坐在廁所里,居然還與路人打招呼著聊天???

      猜你喜歡

      1. 明星同人小說
      2. 百合小說
      3. 異世小說
      4. 純愛小說

      網友評論

      還可以輸入200

      国产老女人卖婬
    3. <em id="9hmm9"><strike id="9hmm9"><u id="9hmm9"></u></strike></em>
      <nav id="9hmm9"><center id="9hmm9"></center></nav>
      <li id="9hmm9"><object id="9hmm9"></object></li>
      1. <li id="9hmm9"><object id="9hmm9"></object></li>
        <em id="9hmm9"></em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