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em id="9hmm9"><strike id="9hmm9"><u id="9hmm9"></u></strike></em>
    <nav id="9hmm9"><center id="9hmm9"></center></nav>
    <li id="9hmm9"><object id="9hmm9"></object></li>
    1. <li id="9hmm9"><object id="9hmm9"></object></li>
      <em id="9hmm9"></em>

    2. 您的位置 : 瓜果迷文學 > 恐怖 > 最強仵作師徒

      更新時間:2021-12-21 16:50:50

      最強仵作師徒

      最強仵作師徒 道門老九 著

      連載中 丁隱宋陽 虐戀情深小說 洪荒小說 女強男強小說 網王小說

      火爆新書《最強仵作師徒》是來自道門老九所編寫的恐怖類型的小說,文中主角是丁隱宋陽,小說文筆超贊,沒有糾纏不清的情感糾結。下面看精彩試讀:一場巧合,丁隱拜了一個老師父學藝,傳承了他古老的驗尸首發;學成之后,丁隱便開始利用所學懲惡揚善。從此丁隱成了罪犯們的克星,一個個謎一樣的案件經過丁隱和宋陽之手,撥開迷霧,重現光明。

      精彩章節試讀:

      《江北殘刀》

      你有沒有過這樣的遭遇?

      某條街上的某個老板,烤出來的羊肉串特別好吃,肉質筋道,金黃流油,去任何一家都找不到類似的口感。

      但其實,他的串是用人、肉烤出來的,你喜歡的筋道不過是人的肌絲蛋白。

      城里每月有多少流浪漢失蹤,他就進了多少只‘羊’!

      某座學校的某個老師,做出來的唐宋泥人栩栩如生,榮獲全國大獎,還擺在了教學樓展示。

      但其實,他是將那些被自己殘忍性侵的女生,都活活封在了雕塑里。

      毀尸滅跡最好的辦法,就是讓它變成‘展覽品’!

      某片地段的某個企業,每個月都會有工人跳樓,據說這些人臨死前豎起蘭花指,在月光下唱著毛骨悚然的越劇《西廂記》,一度瘋傳是厲鬼索命。

      但其實……

      以上這些,我都遭遇過。

      你們也不必恐慌,既然能說出來,就說明案件已經告破,嫌疑人也已經被我捉拿歸案。

      我叫丁隱,現任H省公、安廳首席顧問,手下雖然有一百多號法醫,但我驗尸的手法卻不是普通的開刀解剖,化學檢驗,而是:仵作之道!

      所謂仵作,就是中國歷史上最早的驗尸官。

      因為古代并沒有先進儀器,所以每個成名的仵作,往往都掌握一套神秘的驗尸絕學。

      不管命案現場有多血腥,尸體有多毀形,一個厲害的仵作往往只需看上一眼,摸上一摸,便能斷定他是傷在了哪處臟腑,中了何種毒藥,已經死亡了多少個時辰等等。

      相比紫外線,指紋采集儀,X光等現代法醫工具,仵作所使用的往往是紅傘,皂角,白醋等等,它們的效果就如同中醫一樣神奇。

      可以這么說,一個人如果能將仵作之道學至巔峰,那他就已經無限接近于神了!

      我就曾看見師父用一瓶黃酒一捆艾草,讓一具埋在操、場下二十年的骸骨,現出當年被毒打的痕跡,掌紋腳印,分毫不差。后來兇手像看妖怪一樣看著師父,結結巴巴的問:你怎么連我最后在他脖子上踹了一腳都知道?

      師父則背著手微笑回答:因為是尸體告訴我的,仵作本天成,妙手雪冤屈。

      師父宋陽是正兒八經的仵作世家,據說他的先祖就是寫下《洗冤集錄》,大名鼎鼎的提刑官宋慈。這些年在師父的教導下,我不知破獲了多少既殘忍,又血腥,還極端恐怖的公、安廳大案。

      尸仙娘娘,活人陶俑,七號樓僵尸嬰兒……

      這背后有令人扼腕的真相,也有令人毛骨悚然的怪談。

      今天,里面的很多案子已經不算是S級機密,為了紀念和師父相處的那段時光,我決定將這些經歷寫出來分享給大家。

      當然出于公、安廳保密條款,很多城市和人物都用了化名,好了,書歸正傳,請準備好頭皮發麻吧!

      在我十三歲生日那年,發生了一件奇怪的事。

      當天夜里在國外上班的父親,拖著一個大行李箱,風塵仆仆的趕了回來。

      進門的第一件事不是祝我生日快樂,而是神色詭異的盯著漆黑的樓道,最后給家里上了三道鎖。

      母親叫他,他不理,奶奶喊他,他不應。

      只是悶不吭聲的坐在沙發上,看著一張黑白照片,悶不吭聲的抽著煙,很快煙頭就堆滿了煙灰缸。

      “死了,他們都死了,就快輪到我了……”父親望著照片里的三人合影,自言自語道。

      我被父親的舉動嚇壞了,印象中的他一直都是溫文爾雅的醫生形象,怎么好端端得變成現在這個樣子,而且胡子拉碴的,頭發也是好幾天沒有洗。

      母親問是不是工作壓力太大?不讓父親抽煙,父親卻差點將母親推倒。但好在最后控制住了自己,他說是想為我過生日,所以辭職了。

      我很奇怪,父親一直把研發新藥看的比一切都重,過年都只是跟家人視頻通話,說只要新藥投產就是醫學史上的奇跡。

      怎么會為了我的生日而辭職?

      母親也想不通,她想跟父親談談心,父親卻冷漠的轉身進了臥室。

      母親去追父親,我則郁悶的回房間睡覺,印象中父親總是在外地工作,但每次回來以后都會抱著我給我講故事,那時候的他既溫柔又和藹,跟現在完全是兩個樣子。

      想著想著,我睡了過去。

      半夜時分,我忽然感覺床頭好像站了一個黑影,那黑影一動不動,就死死地盯著我看,一下子就把我給嚇醒了。

      結果那個人突然說了一句話:“小隱,是我?!?/p>

      原來是父親。

      我問父親怎么了,父親沒有理我,而是神色緊張的對我噓了一聲,然后趴在地板上,一只耳朵貼著地,似乎在聆聽什么聲音。

      不僅如此,他還朝我勾了勾手,意思是叫我一塊來聽。

      我躡手躡腳得爬下床卻什么都聽不到,父親不信,他讓我再仔細聽聽。

      可是我耳朵都豎起來了,這個長夜卻依舊寂靜如水。

      我問父親到底什么聲音,父親繪聲繪色得形容:“有指甲,長長的指甲正在用力撓著我們家的地板,一下一下的撓著,撓的我的心都發顫……”

      我瞬間感到一陣后背發涼,哆哆嗦嗦得回答:“可是我們家在一樓啊?!?/p>

      一樓下面怎么會有人,除非是鬼!

      我懷疑父親聽錯了,但他的神色分明透露著緊張,一雙眼睛里蘊含著深深的恐懼。

      次日我把這件事告訴了母親,母親懷疑父親常年國外工作導致壓力大,出現了幻覺想帶父親去醫院瞧瞧。

      父親死活不愿意,奶奶也站在父親這邊,她說父親沒問題,在家休息幾天就好了。

      但沒想到……

      白天父親依舊盯著那張照片,一邊煩躁的抽煙一邊用力的抓著頭皮,直到把雙手抓著鮮血淋漓。

      晚上則在半夜時分,準時趴在我的床邊,一只耳朵貼在地板上,聽那個根本不存在的聲音。

      我讓父親不要再這樣了,我真的很害怕,這里是一樓,下面根本沒有人。

      可是父親卻一直說有,甚至最后還把我按在地板上,逼迫我去聽那個不存在的聲音。

      他的力氣是那么大,大到我根本沒有辦法掙脫。

      我一邊哭一邊說根本就沒有聲音,父親卻在嘶啞著嗓子描述著:“小隱,你仔細聽,有好多人在撓地板,他們要上來了,他們要把我帶走!”

      我整個人都要顫抖了,我想說父親你真的瘋了,可就在這個時候,我似乎真聽到了一陣指甲蓋撓地板的聲音。

      那聲音無比恐怖,無比詭異,又無法形容。

      恍惚間,我好像看見了父親一直端詳的那張照片里的人,出現在了我們家。他們都變成了鬼,沒有臉,只有鮮紅的指甲,拼了命的撓著地面,一步步爬向我說:終于找到你了,終于找到你了!

      正當我幾近崩潰的時候,父親終于放開了我。

      我想要告訴父親,我終于聽見那個聲音了,但父親卻突然站起來,直直得朝著門口離去。

      就在我喊了一聲‘爸爸’的時候,父親的頭突然轉了九十度,咧開嘴沖我詭異得笑了,但那笑里卻蘊含著無盡的痛苦。

      “小隱,躲……快躲起來!”父親滿頭大汗的說道,就好像說出這幾個字,用盡了他的全部力氣。

      恐怖深深籠罩著我,那一刻我的頭腦一片空白,鬼使神差的聽了父親的話,咚咚咚跑進了陽臺,之后又鉆進了陽臺的柜子里,只留下了一條縫。

      可是讓我萬萬沒想到的是,就在我躲好之后,父親居然從廚房里抽出一把無比鋒利的水果刀,而加班的母親也正好在那個時候回來了。

      她剛進門,看到的就是父親獰笑著舉起了手里的刀。

      母親被嚇到了,她轉身要跑,卻被父親一刀刺中,霎時間,母親發出撕心裂肺的慘叫。

      她不停得喊著父親的名字,血咕隆咕隆的順著她的嘴往外冒??墒歉赣H就像瘋了一般,他手握尖刀不停得砍在母親身上,就好像切西瓜一樣,一下接著一下。

      雪亮的水果刀映著父親濺滿鮮血的臉,像極了一個殘忍的屠夫。

      他手起刀落,臉上卻洋溢著詭異的微笑,他笑得那么邪門,那么陰森。

      我簡直要被父親嚇死了,我多希望這是一場夢,一場天亮就會醒來的噩夢,可是噩夢還在繼續,奶奶被外面剁肉的聲音吵醒了。

      她揉著眼睛,出來一看,父親正把母親按在地上剁。

      那時候母親已經不動了,父親卻仍在行兇……

      奶奶凄厲的尖叫,結果被父親一把拎進廚房。

      “兒子,你瘋了?”奶奶哭著求饒,父親卻信手從筷籠里抓起一把筷子,刺中奶奶面孔。

      奶奶啊的一聲,痛苦得捂住眼睛。

      鮮血從奶奶的指縫間流出來,混著淚水,變成兩行血淚。

      可是偏偏父親還覺得不夠,他重新舉起尖刀,一把對準奶奶的脖子,用力劈了下去。

      那一刻,我只聽到咚的一聲,奶奶癱軟在地上。

      這時候的我已經徹底嚇呆了,只剩下眼淚不爭氣的流下來,嗓子也干啞到說不出話,整個人渾渾噩噩……

      最后一個會是誰呢?會是我嗎?

      就在這個時候,父親突然舉著水果刀,一步一步走向我所在的:陽臺!

      我死死的屏住呼吸,不敢發出一點聲音,心臟咚咚咚的快要跳出來了,可是在距離陽臺還有不到一米的時候,我耳邊又出現了那陣指甲撓地板的奇怪聲音。

      父親也跟著停了下來,下一刻他對著客廳的落地鏡跪了下來。

      鏡子里,父親的臉慘白的發青,眼睛卻充滿了紅血絲,仿佛地獄里的惡鬼。

      就在這時,不可思議的一幕發生了,只見父親雙手握住水果刀的刀柄,用那把刀最鋒利的地方朝自己的肚子扎了下去,鮮紅的血瞬間涌了出來。

      可是父親就好像感覺不到疼痛一般,那刀尖一點點的往下移,他居然就這樣剖開了自己的肚皮,然后將自己的器官,一樣一樣得摘了出來。

      父親就好像是在獻祭,接著他把兩只手伸進肚子里好像在掏什么。

      自始至終,父親的臉都是笑著的……

      猜你喜歡

      1. 虐戀情深小說
      2. 洪荒小說
      3. 女強男強小說
      4. 網王小說

      網友評論

      還可以輸入200

      国产老女人卖婬
    3. <em id="9hmm9"><strike id="9hmm9"><u id="9hmm9"></u></strike></em>
      <nav id="9hmm9"><center id="9hmm9"></center></nav>
      <li id="9hmm9"><object id="9hmm9"></object></li>
      1. <li id="9hmm9"><object id="9hmm9"></object></li>
        <em id="9hmm9"></em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