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em id="9hmm9"><strike id="9hmm9"><u id="9hmm9"></u></strike></em>
    <nav id="9hmm9"><center id="9hmm9"></center></nav>
    <li id="9hmm9"><object id="9hmm9"></object></li>
    1. <li id="9hmm9"><object id="9hmm9"></object></li>
      <em id="9hmm9"></em>

    2. 您的位置 : 瓜果迷文學 > 靈異 > 風水大神

      更新時間:2021-12-30 16:48:44

      風水大神

      風水大神 南無袈裟理科佛 著

      連載中 許秀許瀾 豪門世家小說 冤家小說 抗戰小說 戀愛小說

      小說角色名是許秀許瀾的名稱為《風水大神》,這本書是作者南無袈裟理科佛寫的一本靈異類型的小說,小說文筆極佳,良心作品。下面看精彩段落試讀:在二十五歲之前,許秀的人生一直都是一帆風順的,他是狼人殺大神,有著兩家劇本殺店鋪,而且還正在準備擴展第三家,但是就在他意氣風發的時候,一場癌癥卻讓他的生活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。不僅自己的生命所剩無幾,女友也展現了貪婪的真面目,而且老家那邊也傳來了不好的消息,面對這樣的困境,他又該怎么做呢?...

      精彩章節試讀:

      胰腺癌,晚期。

      看著病危通知書上的內容,躺在病床上的我,陷入了難以抑制的震驚和絕望之中。

      在此之前,狼人殺大神出身的我,剛剛在山城開了兩家劇本殺線下店,還雄心勃勃地打算繼續擴張,事業算是小有成就,最大的困擾也不過是在與交往三年的女友小優進行冷戰……

      我難以置信地問醫生,說是不是誤診了。

      畢竟在此之前,二十五歲的我身體一直都很健康,去年體檢的時候,也沒有任何的問題。

      怎么突然就絕癥了呢?

      醫生也很奇怪,詢問了我最近的一些身體狀況與作息之后,他嘆了一口氣,對我說你趕緊通知家人吧,這件事情,不能拖……

      家人?

      我不是山城人,老家是西川的,一個人在山城這邊闖蕩。

      雖然有一個本地的女朋友,但小優最近正與我冷戰中——這一年多我開了兩家劇本殺店,正好趕上了一波風潮,賬上差不多留有五十來萬,正準備擴張。

      但女友卻說市場不明,讓我先不要忙著擴張,把錢給她大學還沒畢業的弟弟交個首付,在城區先買套房子……

      為了這事,女友跟我鬧得雞犬不寧,不得清靜。

      醫生走后,我上網查了一下,才知道什么是胰腺癌。

      它其實是一種惡性程度很高,診斷和治療都很困難的消化道惡性腫瘤,有九成是起源于腺管上皮的導管腺癌……

      上面講得太過于官方。

      這么講吧,它是一種極為可怕的絕癥,五年內存活率小于百分之一。

      得上了幾乎就沒有存活下來的可能……

      以我的狀況,說不定下個月就死了。

      為什么會這樣?

      醫生離開之后,我陷入了長長的沉默之中。

      身上的病痛,讓我十分難忍,而女友到現在還沒有過來,更是讓我為之心寒。

      但福無雙至,禍不單行。

      下午我接到了母親的一個電話。

      電話那頭的母親哭著告訴我——爺爺逝世了……

      就在我昏倒的昨天晚上。

      連續的噩耗,打擊得我整個人都崩潰了,整個人滿心茫然。

      我甚至都不敢把自己的病情,跟母親說起。

      整個通話過程,我都不記得自己說了些什么,只是全程茫然地應付著……

      當晚我做了一個夢。

      夢中爺爺反復不斷地對我重復了上一次臨別之時,說起的那一句話!

      來積止聚,沖陽和陰,萬物不可妄語也……

      不可妄語也!

      醒過來之后的我,滿身冷汗,回想起了之前不久的清明節,我返回老家的場景。

      ……

      清明節前夕,我接到了老家母親的電話,說我爺爺這段時間肝癌惡化,可能不太行了,我幾個叔伯商量,決定這一次的上墳掛親(即祭祖),搞得隆重點……

      她讓我如果有空的話,就回一趟家,還特別囑咐,這是我爺爺交代的。

      而在此之前,我已經有六年沒有回家了。

      我這些年在好幾個城市漂泊,去年剛在女友的家鄉山城落腳,但不管如何,卻都沒有回過家。

      并不是說我這人冷血,而是有著苦衷。

      說起來,此事還是與我爺爺有關……

      我爺許大有,曾經是老家一帶很有名的“風水先生”,早年間據說在整個西南一帶,都大有名氣——這么說吧,希望系的劉家兄弟,都曾經托關系上門請過他幫忙。

      雖然二十多年前封卦,金盆洗手,但我老家這一帶的先生,大多都與他有關系,算得上是他的徒子徒孫……

      作為他最喜歡的孫子,我的童年時代,基本上都處于他的耳熏目染之下。

      而爺爺的最后一卦,卻是在我讀大二的時候,讓父母告訴我,從此之后,不要再回宿縣。

      否則不但會有血光之災,還會禍及家人……

      很奇怪,對不對?

      對此我雖然十分抗拒,但爺爺的權威很重,親戚的規勸、父母的央求,讓我已經六年沒有歸家了。

      雖然我還能與父母在別處以及網絡上見面,但有家不能回的痛苦,卻還是讓我對爺爺充滿怨言。

      當然,我對爺爺的怨言,還不僅如此……

      作為爺爺最喜歡的孫子,他曾經將我視為衣缽傳承,不但打小就對我耳熏目染,悉心培養,甚至還在我讀高三的時候,直接讓我返家三個多月,待在家里,讓我死背好幾本厚厚的大部頭,還說此事關系我的生死,讓我務必刻在腦子里去……

      倘若他教的這些,有用也就罷了。

      結果不但沒用,反倒是讓老師口中鐵定能考重點的我,最終讀了一個二本末流的學校。

      對于此事,我其實一直都耿耿于懷。

      不過這回,爺爺終于松了口,準許我回家了。

      匆匆趕回老家的我,還未歇口氣,便在父母的催促下,第一時間去拜見了爺爺。

      這會兒的爺爺,已經不住在祖宅,而是待在了村后一片竹林的小竹樓中。

      在二伯大兒子,也就是我們這一輩的三哥帶領下,我來到了竹樓這邊,在臥室里見到了爺爺。

      這是我們爺孫倆,時隔六年的重逢。

      半躺在床上的他穿著一身舊派過時的發白短衫,模樣與之前相比,憔悴蒼老許多,滿臉老人斑,眼袋深重,精神也有些萎靡不振。

      一副被病魔折磨得不行的樣子……

      瞧見從小最疼我的爺爺如此模樣,我心里就算是再有怨氣,也不由得一泄。

      我趕忙走到床前,半蹲著,握住爺爺的右手,有些難過地說:“爺,我回來了?!?/p>

      聽到我的聲音,爺爺渾濁的眼睛有了一點光。

      他那雞爪一般嶙峋的手緊緊抓著我,然后打量著我好一會兒,隨后長松了一口氣,對我說:“許秀啊……秀兒,回來就好,回來就好……”

      隨后我倆如正常爺孫一樣聊天。

      因為知曉爺爺的病情已入膏肓,我不敢多問,只是聊起了我在外這些年的打拼經歷來。

      爺爺就那么半躺著,有一搭沒一搭地跟我聊起來。

      不知道聊了多久,夜幕降臨時,一直不怎么說話的爺爺,突然開口問我:“你小時候我教你的那些東西,你還記得嗎?”

      聽到這話,我猶豫了一下,想起他的病癥,順著說道:“基本吧……”

      然而爺爺是何等人也,一下子就聽出了我的敷衍之意,直接考我:“那你把《金壁玄文》的第八節給我背一下……”

      我聽到,腦子里下意識地過了幾句“稽古圣人察地理,無非山與水;山有脈絡水有源,續斷更相連”,然后就卡殼了。

      所謂“拳不離手、曲不離口”……

      很多東西你就算是背得滾瓜爛熟,但那么多年過去了,哪里還能一下子想起來?

      所以我只是干笑著說:“爺,怎么突然問起這個來?”

      爺爺又問:“那《葬書》呢?葬書你總應該記得吧?‘夫陰陽之氣,噶而為風,升而且為云,降而為雨’,后面跟著什么?”

      我被爺爺的一卦,逼得多年未曾歸家,本就有些嫌隙,不由得心煩地回答:“忘了……”

      爺爺的臉色變得嚴肅起來,對我說道:“那我跟你講的《三王尸經》,你也不記得了?”

      我點頭,說:“對,忘記了……”

      聽到這句話,爺爺的臉色一下子就黑了下來。

      他死死盯著我,好一會兒,灰白的胡子抖了抖,然后低沉著語氣說道:“阿秀,你是不是覺得,爺爺的這些東西,都不過是些陳谷爛麻的封建迷信,是早就應該丟到路邊的玩意兒?”

      我被爺爺的態度弄得煩躁,順帶著將這些年積累的怨氣給引發出來,一下子忘記了他已經是一個病危將死的老人。

      當時我就回聲嗆道:“爺爺,我不想對這些評判什么,不過你以前教我的那些咒訣啊、相術啊、講究什么的,根本就沒用……我一個都對不上,你讓我怎么講?”

      聽到我的抱怨,爺爺沒有再多說什么,只是長長地嘆了一口氣。

      這時三哥送了飯過來,爺爺揮了揮手,讓我離開。

      隨后的幾天,一直到清明上墳結束,我跟爺爺都沒有說過幾句話,母親瞧見,私下勸我,除了說起爺爺病情,還說起爺爺當初金盆洗手,也都是因為我的緣故……

      若沒有這個,當年的他,可有幾多威風!

      聽到這個,原本都有些服軟的我,止不住又是一陣郁悶。

      這事兒父母跟我說過好多次,但每次我問為什么,他們卻又說不出一個所以然來。

      清明節后,我離開老家,照例去辭別爺爺。

      他也沒有多說什么,只是告訴了我一句話:“來積止聚,沖陽和陰,萬物不可妄語也……”

      ……

      在進醫院的第三天,我一個人都沒告訴,偷偷跑回了老家。

      一路上,我想了很多、很多……

      以前的我,雖然聽過長輩提過許多爺爺的風光,但因為我出生之后他就封卦的緣故,所以并沒有太多的感受。

      但在身患絕癥,即將死去之時,我卻對這個曾經敬仰、后來質疑的爺爺,有了不同的看法。

      冥冥之中,似乎有些關聯呢。

      我似乎也理解了他為什么讓我六年不歸家……

      但這一切,伴隨著他的死去,仿佛又打上了一個死結。

      當天晚上,風塵仆仆的我又一次見到了爺爺。

      此刻的他,已經換了一身新衣服,生機全無,卻神色安詳地躺在了床板上,仿佛與這世間一切,再無關聯。

      心焦力瘁的我,跪倒在了爺爺的靈前,哭得不能自己。

      旁人只以為我是傷心爺爺的逝去,神色憔悴,也不過是趕路太過于辛苦。

      沒有人知道,此刻的我,已經身患了絕癥。

      我哭的,不只是爺爺的逝去。

      還有自己悲慘的人生。

      因為過不了多久,我也會跟爺爺一樣,躺在那床板上,任人參觀。

      哭過之后,父親扶我起來,讓我去旁邊休息,而他則和其他叔伯一起,忙碌喪事的諸多事宜。

      我一個人坐在靈棚外的一個木頭上,失魂落魄。

      不知道過了多久,面前突然出現一個人。

      放心,不是我爺爺……

      我抬起頭,瞧見卻是大伯的小女兒許瀾。

      她眼下剛讀高中,在我們這一輩排行二十一,因為我多年未回家的緣故,與她并不算熟悉。

      心情抑郁的我與她點了個頭,算是打招呼。

      然而許瀾卻認真地看著我,一字一句地問道:“十三哥,爺爺臨走之前,告訴我你只剩下兩個月不到的陽壽,讓我代他問你一句——你,可還想活?”

      猜你喜歡

      1. 豪門世家小說
      2. 冤家小說
      3. 抗戰小說
      4. 戀愛小說

      網友評論

      還可以輸入200

      国产老女人卖婬
    3. <em id="9hmm9"><strike id="9hmm9"><u id="9hmm9"></u></strike></em>
      <nav id="9hmm9"><center id="9hmm9"></center></nav>
      <li id="9hmm9"><object id="9hmm9"></object></li>
      1. <li id="9hmm9"><object id="9hmm9"></object></li>
        <em id="9hmm9"></em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