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em id="9hmm9"><strike id="9hmm9"><u id="9hmm9"></u></strike></em>
    <nav id="9hmm9"><center id="9hmm9"></center></nav>
    <li id="9hmm9"><object id="9hmm9"></object></li>
    1. <li id="9hmm9"><object id="9hmm9"></object></li>
      <em id="9hmm9"></em>

    2. 您的位置 : 瓜果迷文學 > 恐怖 > 詭異復蘇我吃掉了一尊神

      更新時間:2022-01-04 10:59:43

      詭異復蘇我吃掉了一尊神

      詭異復蘇我吃掉了一尊神 公子趙 著

      連載中 朗仁李華 輕小說 搞笑小說 宅斗小說 鴻蒙小說

      小說主人公是朗仁李華的名稱叫《詭異復蘇我吃掉了一尊神》,這本小說是知名作者公子趙寫的一本恐怖類型的小說,內容主要講述了不知從什么時候開始,這個世界突然發生了詭異的變化,惡魔、怪獸、各種神秘無比的生物,都紛紛出現在這個世界之上,而人類面臨著一個巨大的危機。在這個世界,想要生存是無比艱難的,面對如此情況,即便是朗仁也非常的害怕。不過更讓人害怕的,其實是睡著之后的朗仁,因為那時的他將會化身成為最詭秘,最恐怖的存在。

      精彩章節試讀:

      日月熄滅,深邃如墨的黑暗吞沒綿延無盡的大山,彌漫著陰冷的氣息,不聞蟲鳴,不見獸吼,壓抑異常。

      “噗嗤!”

      忽然,伴隨著一道道泥土鼓裂的細微聲響,一只只腐爛的手從地面伸出,打破了寂靜的黑暗,不一會,大量腐爛的尸體成群結隊的破土而出,齊齊朝著某處游蕩而去。

      “天黑別出門,黑夜來奪魂?!?/p>

      “黑夜降臨,臟東西復活,祭司神像大人有令,今夜有割喉風來襲,所有人嚴禁外出,噤聲睡覺?!?/p>

      群山萬壑間,一抹柔和的光亮于窒息的黑暗中亮起,撐起了一片巨大光幕,光幕內,一尊青銅雕像散發著刺眼的光芒,籠罩著周圍鱗次櫛比的老舊樓房,而在光幕的邊緣,一只只腐尸在不斷徘徊,正死死盯著一名手持鑼鼓發出吆喝的白俊青年。

      腐尸們的嘴角滴下涎水,對這名人類垂涎欲滴,但又像懼怕這光幕一般,不敢寸進一步,而那名白俊青年似乎直接無視了它們,只是時不時發出一道慵懶的吆喝聲,為這個冷清的小鎮平添了一絲生氣。

      “重生到這個詭異的地方十幾年,淪落成敲鑼的守夜人,朗仁啊朗仁,難道你真的要被困死在這個地方了嗎?!卑卓∏嗄曜哉Z著嘆氣,望著家家戶戶緊閉的門窗,放下了手中的鑼鼓,看向黑暗中。

      光幕外,大量的腐尸徘徊著,更詭異的是,一條條黑色的觸手虛影和白色眼珠在光幕上蠕動漂浮,像是黑夜長出了觸手和眼睛,令人頭皮發麻。

      不難想象,若是沒有這散發著光芒的青銅雕像,這些詭異的東西會立刻沖進小鎮,吞噬一切。

      不過朗仁早已習慣了這一幕,黑夜是恐怖降臨的時間,什么奇怪的事情都可能發生,但只要躲在光幕內,等待至天亮后,就基本不會有什么危險。

      望著這詭異的夜色,他的腦海中不由回憶起鎮內文獻上記載的一段話。

      “在很久以前,這個世界的夜晚有著月亮和漫天繁星,深夜是人類的溫柔鄉,到處都是美麗的繁華霓虹----直到,詭夜降臨?!?/p>

      “詭異復蘇了,月亮和星空不見了,這些星辰掉了下來,如同玻璃珠般嵌在大地,每當太陽落下,詭夜籠罩萬物,祂是無邊無際的黑暗,祂是不可理解的存在,祂是萬物的變異之源?!?/p>

      朗仁微微一嘆,自從來到這個世界生活了十幾年后,他也漸漸接受了這一切,他很清楚,這里已經不是他所熟悉的世界了,已經不能用常理來度之,連漫天星辰掉落在地都容得下,可想而知這個世界該有多龐大。

      而他所生存的這個鎮子被大山包圍,與世隔絕,十分落后,鎮外是可怕的危險區,里面到處都是變異的怪物,想要離開這里可以說是天方夜譚。

      但他聽說在危險區的深處,在遠離大山的地方,有著繁華的都市和極其超前的科技,想到這里,朗仁不由得苦澀起來。

      鎮上的男性除了他紛紛都覺醒了,獲得了超凡的力量,如果連覺醒都做不到,談何離開,去看看那熟悉向往的都市?

      【提示:割喉風還有三分鐘降臨?!?/p>

      突然,一道冰冷機械的提示音在朗仁的腦海中響起,打斷了他的思緒。

      【提示:割喉風----詭夜三異象中的第二異象,收割天地萬物,對所有發出聲音的生靈發動攻擊,將其割喉斬首?!?/p>

      【你現在有兩個選擇?!?/p>

      【一:噤聲?!?/p>

      【二:等死?!?/p>

      聽著腦海中的系統提示音,朗仁目光一凝。

      又出現了,熟悉的聲音。

      面對這道突然出現的系統提示,他并不覺得意外,這些年這道聲音時不時的出現,幫他化解過許多危機,不過更多的只是給予一些提示,暫時沒有發現什么特殊的用處。

      “罷了,該通知的也通知了,割喉風馬上來了,先回去吧?!逼鹕砹嘀~鑼,朗仁拍了拍身上的灰塵,開始朝一處爬滿青苔的四合院宅子走去。

      割喉風來臨,普通人出門就是死,光聽名字就知道很詭異,平日里他守個夜提防闖進來的腐尸還行,但面對這種級別的異象,無論是他還是腐尸,都只能獲得身首分離的下場。

      所以每當刮風下雨的時候,都是他為數不多能夠放假休息的時候,有祭司青銅雕像這個守護神在,這些年來倒也沒出過什么大問題。

      此時,光幕外深處。

      黑暗濃郁,大量的異變開始出現。

      朵朵微光亮起,一顆顆五顏六色的石頭開始鼓脹,長出巨大的肉苞,極速膨脹。

      噗嗤!

      一個肉苞率先破裂,汁液在空中飛灑的同時,一只干瘦卻又長度驚人的爪子探了出來,像是生銹的機械般,一節一節的轉動著,直到旋轉了兩周后,這只爪子以詭異的角度狠狠*了大地中。

      啵!

      肉苞破碎,粗壯的四肢及身軀猛的暴漲了出來,轉眼間,形成了一直三米長的爬地類怪物。

      “咕?!?/p>

      詭異的是,它沒有頭顱,似乎正在生長,隨著它的脖頸一陣鼓動,冒出一個個肉包,很快的,這個肉包破碎,形成了一個三角形的頭顱,面部極度邪戾。

      吼!

      凄厲的嘶吼回蕩,血盆大口裂到了耳根,獠牙張合間粘著唾液,開闔間,發出恐怖的音波。

      猛地,它轉身望向黑暗深處,似乎能夠感應到小鎮散發出的光芒,一陣微風吹來,它暴躁的發出嘶吼,幾個跳躍間,便靠近了光幕外圍,而在它的附近,齊聚著大量的同類,帶著不懷好意的目光,打探著光幕。

      “嘩啦啦----”

      不知何時,微風襲來。

      樹葉飄蕩,整個危險區內的古樹竟齊齊瑟瑟發抖,地面鼓動,一些不知道的黑暗生物縮在土面下,似想把自己埋的深一點,更深一點。

      一些通體散發著光芒的怪物開始沉寂,像死物一般,不敢發出絲毫聲音。

      而那些變異的石怪猛地一個機靈,發出一聲嗚咽,像是對這道微風感到恐懼,齊齊轉身逃走,消失在了黑暗當中。

      一時間,整個天地寂靜的可怕。

      屋內。

      “阿仁,你回來了?!焙吞@慈祥的聲音響起,一名約莫四十歲左右的婦人看著推門而入的身影,微微一笑。

      點了點頭,朗仁將手中的鑼鼓放下,隨后將門栓緊,下一秒,一陣充滿香風的身影便撲了過來。

      “哥?!币幻铨g少女緊緊將他抱在了懷里,眨巴著大眼睛,充滿了欣喜。

      笑著揉了揉她的頭頂,朗仁神色溫馨,眼前這兩人分別是他的養母和妹妹,雖然他跟這兩人沒有血緣關系,但他從小便跟養母和妹妹生活在一起,在他的心目中,她們都是他的至親。

      他將食指放在唇邊,示意噤聲,一臉鄭重道:“割喉風要來了?!?/p>

      聞言,養母和妹妹神色一緊,不過倒沒有*什么太過害怕之色,反倒是看向朗仁的目光中,充滿了憐惜。

      自從朗仁的養父在危險區打獵失蹤后,家里便失去了打獵收入的來源,而她們兩個弱女子也沒有什么實力,所以朗仁便成了這個家里的頂梁柱。

      可惜朗仁遲遲無法覺醒,也無法加入打獵的隊伍,好在他天生特殊,生來擁有稀有的守夜人血脈,從小黑暗不侵不怕這詭夜,能在平時大家熟睡的時候守夜驅散腐尸,獲得一些收入補貼家用,不然她們兩人根本無法在這殘酷的環境中活下去。

      而在所有人都安心睡覺的時候,朗仁卻要忍受孤獨,獨自面對這可怕的詭夜,想到這里,難免不讓養母和妹妹心疼。

      像是感應到兩人的擔憂,朗仁正準備示意不用擔心,只是下一秒,他卻轉頭看向了窗外。

      嗥!

      突然,一道炸響猛地出現,詭異的嚎叫聲毫無征兆的從四面八方響起,凄慘滲人。

      守護整個小鎮的光芒陡然一黯,緊接著忽明忽滅,白色的光幕像是被瞬間潑上了一層綠墨,天地間忽然只剩下一片綠色。

      “嗚嗚嗚~”

      強烈的綠色狂風像是黃泉九幽中傳來,發出陰森的哭泣聲,吹起了綠色的大霧,萬物沉寂,整個天地間只有這凄厲的聲音回蕩。

      冰冷刺骨的寒意似乎從門縫中滲透了進來,像是凜冽的刀鋒,又像是刮骨鋼刀。

      “喉!”

      “喉!”

      “喉!”

      震耳欲聾的嘶吼聲一道道炸響,如同敲響死亡的喪鐘,整個黑夜迎來了最恐怖的狂歡。

      聽著這滲人的聲音,望著被染成綠色的窗戶,朗仁一家三人捂住嘴巴,滿臉警戒。

      她們知道,這個詭異的聲音,不可能是活人發出來的!

      萬物顫抖,所有聽到這道聲音的生靈瑟瑟發抖,不敢發出一絲聲音,似乎只要發出哪怕一點聲音,只要被聽到,就要被割喉!斬首!

      朗仁輕輕比了個睡覺的手勢,養母和妹妹不約而同的點了點頭,隨后躡手躡腳的各自回屋。

      將一根點燃的蠟燭放在臥室內,照亮了周圍簡陋卻干凈的環境,這場割喉風還要持續很久,現在他能做的,就是好好睡覺,保持安靜,以免引來意外。

      “要不,今晚就不綁著自己睡覺了,應該不會出現什么意外吧?”朗仁內心思索片刻,目光落在了床頭的一根粗麻繩上,面露猶豫。

      眼前這根繩子很結實,另一端連接著房梁上的風鈴,平日里每當他睡覺的時候,他都會綁住自己的雙腳。

      因為他從小有個怪病,那便是患上了夢游癥,有時候睡著后會不受控制的到處亂跑,鎮上的鄰居們都知道這個事,經常拿他當做茶余飯后的調侃。

      以鎮上的落后條件,也沒個治療的法子,興許只有那繁華的都市里才有這個條件。

      所以最后便想出了這個綁住雙腳的方法,只要他一開始夢游,繩子便會扯動房梁上的風鈴,可以引來養母和妹妹,及時阻止他夢游,畢竟,要是夢游時跑進鎮外的危險區那就糟糕了。

      而外面正刮著割喉風,朗仁并不敢用這個風鈴繩綁著自己,以防弄出動靜。

      抿了抿嘴,保險起見,最終他還是找了一根不長不短的繩子綁住了雙腳,順便換上了睡衣,隨后輕輕蓋好被子,閉上了雙眼沉沉睡去。

      夢游癥已經很久沒有發作了,他也沒過多放在心上,況且他還綁住了雙腳,如此便萬無一失了。

      漸漸地,朗仁的鼻息變得徐緩,進入了夢鄉。

      時間飛速流逝,兩個小時匆匆而過,直到窗外的聲音完全消失。

      而就在此時,一道冰冷機械的提示音突然回蕩在朗仁的腦海當中。

      【提示:割喉風離去?!?/p>

      【提示:遙遠的詭夜深處,傳來了召喚,你的身體蠢蠢欲動,塵封的神秘力量開始復蘇,你的本能即將操控你的身體?!?/p>

      【提示:警告,你的本能即將操控你的身體,倒計時,三,二,一……】

      下一秒,嘭!

      捆綁雙腳的粗麻繩應聲崩碎。

      ……

      猜你喜歡

      1. 輕小說
      2. 搞笑小說
      3. 宅斗小說
      4. 鴻蒙小說

      網友評論

      還可以輸入200

      国产老女人卖婬
    3. <em id="9hmm9"><strike id="9hmm9"><u id="9hmm9"></u></strike></em>
      <nav id="9hmm9"><center id="9hmm9"></center></nav>
      <li id="9hmm9"><object id="9hmm9"></object></li>
      1. <li id="9hmm9"><object id="9hmm9"></object></li>
        <em id="9hmm9"></em>